1932: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共产党抵制“左”倾教条主义的斗争


2021-04-19

    历史之河潜流涌动,其大潮在向前奔腾的同时也会因暂时遇到障碍而出现曲折与回潮。1932年可谓是激荡曲折之年。党内正反两种力量激烈斗争,“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根据地逐步占据了统治地位,但其错误还没有发展到导致中国革命事业严重挫折的极端状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虽然屡屡遭到压制和打击,但仍然在苦苦坚持,维持着革命根据地的生存和发展。

      

    要理解中国共产党1932年的历史,不得不从前一年的赣南会议说起。

    1931年11月1日至5日,苏区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即赣南会议)在江西瑞金召开。会议将矛头对准了当时的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毛泽东,把他的正确主张指责为“狭隘的经验论”“富农路线”“极严重的一贯右倾机会主义”。此后,毛泽东的处境日渐困难。

    临时中央的年轻领导人生吞活剥苏联经验,用主观想象和照搬的教条去指导中国革命。他们要求红军进攻江西中心城市,最终选定攻打赣州。但红军攻打赣州长达33天,不但城未攻下,自己伤亡达3000多人。

    3月中旬,苏区中央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红军主力“夹赣江而下”,分成西路军和中路军分别作战。毛泽东又有了指挥红军的机会,以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军委委员身份率中路军北上。行军过程中,毛泽东根据敌情变化,两次改变行军路线,4月又指挥红一军团占领漳州城,歼灭国民党军第49师大部,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2架飞机。然而,毛泽东一边在前方指挥红军打胜仗,一边遭到后方临时中央的无端指责,认为他阻碍了中央路线的执行,是所谓的“右倾机会主义”代表人物。

    6月,蒋介石调集30余万兵力进攻鄂豫皖根据地,10余万兵力进攻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在全国范围内对苏区发动新的“围剿”。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不顾部队实际情况,命令部队不断出击作战,埋下了鄂豫皖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失败的种子。虽然红四方面军英勇奋战,却未能打破敌人的“围剿”,被迫撤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西行转战3000里,进入川北开辟了川陕根据地。湘鄂西根据地先是轻敌冒进,后又转为消极防御,部队遭受很大损失,经过长期转战开辟了黔东根据地。

    8月8日,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率红一方面军歼灭国民党军第27师,俘虏5000多人,取得乐安、宜黄战役的胜利,直接援助了鄂豫皖与湘鄂西的反“围剿”作战。但乐宜战役胜利后,前方指挥员与后方根据地领导层的矛盾也逐步尖锐化,通过电报反复争论无果,苏区中央局决定中央红军暂时停止行动,“立即在前方开中局全体会议”。

    10月3日至8日间,苏区中央局全体会议在宁都小源召开(即宁都会议),把矛头突出地指向毛泽东,提出要把毛泽东召回后方,专负中央政府工作的责任。毛泽东又失去了红军指挥权。

    1932年底,国民党开始对中央苏区进行第四次“围剿”。此时毛泽东已经备受打压,虽然在周恩来、朱德的领导下,中央红军随后粉碎了这次“围剿”,但随着1933年初临时中央进入中央苏区,“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根据地发展到顶点。

    

亚洲日韩欧美自拍偷一区二区